11402373_1598800753693506_1485574938779458160_o      

剌客聶隱娘真是一部很「腦補」的電影,整部片的節奏異常緩慢、人物之間的互動又小又少、對白不但是文言文而且「惜字如金」,常常有劇中人物面無表情、或若有所思的靜坐畫面,而且一出現就是持續一、兩分鐘以上。這種敘事風格讓我在觀影後二十分鐘,依然很難捕捉到整個劇情的脈絡架構和角色之間的互動關係,以往這種狀況,我早已出戲到九霄雲外,心中砲轟:「這是啥小的爛片?」。但很奇怪的是,這次反而沒有。我仍能聚精會神盯著銀幕,同時腦中不斷運轉,思索著美不勝收的畫面下導演試圖傳達的意義。也許是這樣,一直想要了解本片劇情,所以反而沒有分心,也就沒出戲~XD!

video.asiamedia.com@4f97c5c2-6977-3a73-832c-c5198c13cb7d_FULL  

經過不斷從片中提供的蛛絲馬跡與觀影後和人討論的結果,聶隱娘的劇情故事應該是這樣: 

安史之亂後,各地的藩鎮遂漸坐大,不甩唐朝中央朝廷的號令,宛如割據一方的「軍閥」。之中以魏博最為強大,朝廷為了安撫,便使出「和親政策」,將嘉誠公主下嫁,希望以政治聯姻的方式穩住蠢蠢欲動的地方勢力。嘉誠公主生下田季安之後,和魏博大將聶鋒之女窈七婚配,並贈予玉玦給兩人,希望兩人能以玉玦代表的決絕之心,來保持地方藩鎮和大唐的和平相處。可惜,田季安之父將其與來投誠的洺洲剌史元氏之女婚配。於是,窈七就被嘉誠公主的雙胞胎妹妹嘉信公主帶走,訓練成一位頂尖剌客,專門剌殺殘暴不仁和對大唐懷有異心的節度使。 後來被派往魏博剌殺自己童年婚配對象,且為魏博新主的田季安。而田季安的元配田元氏似乎熱衷於權力,不但二度派人剌殺田季安派任的地方官,連懷有身孕的愛妾也不放過。前來剌殺的聶隱娘(窈七)見證一切的過程,又因為側隱之心發作,不但未殺田季安,也試破田元氏的野心,最後更違抗師命不殺田季安,和磨鏡少年離去。

fx_fatw31123365_0014  

這部電影的劇情就是這樣。其實若以商業手法操作,定能將朝廷和藩鎮之間的矛盾張力化,而田季安和元配之間的磨擦更代表著家族權力的鬥爭,而聶隱女在剌殺的過程陰錯陽差的成為解除一場危機,或是更大浩劫的關鍵人物。其中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部份也許會有如類似諜報風格,聶隱娘神出鬼沒的身法和面對千軍萬馬也能殺敵於瞬間的畫面,定能拍得驚心動迫,觀眾定大呼過隱,票房也鐵定長紅。 但候孝賢並沒這麼做,相反地,每個鏡頭不管是室內的金壁輝煌和雕樑畫棟,還是戶外的碧水青林與空山靈雨,盡是一幅幅匠心獨具、鬼斧神工的畫作。在那靜態的畫面下,深埋的是,候導對唐朝的時空想象、和時代下人性該何去何從何從的糾葛。

23fb8e34-e981-40cd-b98b-f137dbe8870b  

 

所以整部片的特色就「慢、靜、冷」,多次長鏡頭遠景將唯美和肅殺同時呈現。整個故事雖然事後歸納出來,會覺得很好理解,但電影播放過程中,卻是像一座山、或一片森林,一次只露出一點點的面向,不讓觀眾盡窺全貌,但呈顯的面向卻又處處是拼湊故事全貌的關鍵,這也是觀眾會產生難以理解之因。不過,獨樹一幟的美學,沉穩洗練的攝影,富麗堂煌的美術,讓我真認為這部電影像極了「動態的美術畫」。

rdn_5563b85225f10  

而這部電影的意義,根據個人腦補的結果,簡單來說就是「自由」兩字。片中主要人物,無不是喪失自由的可憐人,不管是心靈上、還是生理上。以聶隱娘為例,由她被婚配給田季安到被訓練成殺人,她可有過選擇?  從小到大,她的生命彷彿是個木偶,所行使的事情皆非出自於自由意志。田季安也是,雖然貴為藩鎮之主,可是自已的權力仍然受到元配娘家政治政治勢力制約,端看他得知下手毒殺愛妾的元兇後,怒氣沖沖得跑去找元配算帳,卻怎麼也劈不下劍來,可見他也忌諱此舉會帶來權力的不穩。嘉誠公主和喜信公主更是如此,為了維護大唐王朝的穩定,更是付出了一生的幸福為代價,前者為了政治利益下嫁不愛不之人,後者更出家為道姑,一生專為斬除有害大唐的藩主。 若是聶隱娘的不自由是來自於師父的命令; 田季安則是來自於對於權力的戀棧; 嘉誠和嘉信公主兩姐妹更是來自於對朝廷的責任。 他們的一生都是因為某種人事物,失去對自已生命的掌握,更因此失去了對這世界真善美好的體悟和享受。  他們都是命運的奴隸。

c0355a8c69e40bbd  

一個人,沒有同類

看到不少影評說這是形容聶隱娘因為從事暗殺工作,故須時常躲於暗處觀察目標的作習,和隱藏自身內情感和想法,所以付出了孤寂代價,片中更用「青鸞舞鏡」的典故來強調:為不見同類的孤獨。此話是不錯,不過我認為句話更代表她最後的解脫。什麼意思呢?  聶隱娘前半段確實是身不由已的殺人工具,無親無故。但是自從返鄉見到家人的親情、到後面遇見磨鏡少年,發現這上世界除了她一直被賦予的任務外,還有更值得她去追求的純真。所以,當青鸞從自已宛如鏡子的任務中,看到了更清析的自已,明白自已終究不是這些「不自由之人」的同類,更無須成為他們的同類。所以她最後反抗師命,雖然孓然一身(其實有磨鏡少年),但生命就此海闊天空。所以,若以此角度觀之,聶隱娘身為「剌客」,一開始剌殺的目標是師父指定的藩鎮節度使但後來對於師命的違抗可視為對對她生命宰制的人事物」的剌殺行動,而且出於自由的意志,目的是成為能為自已而活的人。

fx_fatw31123365_0016  

總之,侯孝賢導演的敘事,是用山水寫意,用風聲抒懷,用蟬鳴作詩,呈現給觀眾不是蕩氣迴腸的俠義恩仇,反是一首氣韻生動、孤獨卻又逍遙的詩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癮世界痴迷成性,異想天空自由飛翔

天空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