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mVo6SZl56VqA  

 

 

 

 

 

 

進擊的鼓手不是那種「只要努力就會成功」,主角憑著一股鋼鐵般的意志歷經萬難,終就擁抱成功喜悅的刻板勵志片。相反地,主題聚焦在因為「執著」進而「痴迷」,最後成為近乎「入魔」的投入。片中師生兩大主角皆對爵士樂有著瘋狂的熱愛,為了這個既是興趣更是志業的領域,展現了「捨爵士樂之外再無他物」的覺悟。由於這種投入程度本質上已是偏執激進,所以整部的氛圍呈現一種扭曲、黑暗、不快樂的風格。

 

片中的學生主角安德魯是個高等音樂學院的大一生,為了成為一等一的鼓手,忍受著老師的不人道訓練,在私下練習時,打鼓的手爆裂出血,用OK蹦貼一下又接著繼續打,再不行就用冰塊水來消炎鎮療一下,又持續這種自虐式的練習,只達到理想的效果。甚至,他為了在競賽表演出場,即使出了嚴重的車禍,他仍然滿身是血、不顧一切的衝去會場。這執著不只使他忍受生理上的痛楚,還讓他可以接受情感上的空虛,包括親人和愛人。片中有段對話很經典,他的親人問如果他的成功喜悅沒有人可以分享,那這種成功有什麼意義? 他卻說,若要他因為被\追求以外之物所阻礙,而成為不上不下的鼓手,他那寧願燒盡所有生命的光芒,來獲得後世法超越的成就,即使生命短暫,但他將從此被後世所歌詠。

 

若安德魯是執著於成為爵士樂領域的王者,那音樂教授佛萊契便是執著於成為造王者,且更執著於他的教學方式。佛萊契並不像我們刻板印像中諄諄善誘、引導啟發和擅於溝通的西方教師,反而像東方傳統威嚴式的指導者和軍隊裡的教官,不準學生有自主意見,因為學生就是不會才需要向他學習,所以只能唯他命是從、動不動就出口差辱學生。但另一方面,他自已為了成功訓練出優秀的音樂家,也準時到課、和學生一起練到大半夜,精準抓出學生演奏不協調之處。這些方面細節的呈現,也代表他為了爵士樂的投入和專注,所以,他說他不會了他的教學方式道歉,除了他認定他的方法是教出後世難以超越的音樂家所不可或缺之外,更自認為爵士樂做了旁人難於體會的專業態度付出。

 

 如首段所言,這種執著已經走向了偏激。溫和和激進原本只是人對於工作的態度和實行的不同選擇,可是任何選擇若走到極端,基本上無異於入魔。所以,安德魯的個性愈來愈陰暗,成天擔心自已是否能保住首席鼓手的位置,和親戚關係不佳,所以撇開爵士樂不談,他人生的其他部份是不快樂的。佛萊契也是,雖然是個專業的教授,但長久以來慣用震憾教育的他,漸漸養成了極不尊重人的個性,甚至以整學生為樂。電影中很明顯可以看出,師生關係不佳,學生對他是敬畏和害怕過多敬重和崇拜,而且長久以來的成功和無人挑戰他的方式,讓他成為某程度的小人,甚至還害了某位前任學生患上憂慮症,間接導致他的死亡。這種完全以負面情緒推動的投入,雖然為兩人帶來某程度的進步。但整體而言,有如馬克思說的「異化」,爵士樂應該是自我實現的目的,是能帶自已拜樂的東西,過於牽就目的之實現,採取惡性循環的方式,而讓自已成為自已理想的奴隸,快樂未達,痛苦先置。

 

這種理想的追求之所以近乎變態,是因為他們兩人對成功與常人定義不同。一般來言,一個人只要在有限的資源下,做出最大的付出,而結果也是正面,就可以算是成功。但是對於這對師徒而言,那只是成功的最低標準,甚至連成功都稱不上,因為他們的成功定義就是「完美」。所以安德魯才會嘲諷他的表兄弟,若不是第一級的比賽,獲得MVP又如何? 佛萊契也認為一天到晚鼓勵學生,說著“GOOD JOB!”不是好的教學,這只會讓聽者安於現狀,最後還不是成為魯蛇一條? 或許很多人不認同這說法,因為適時的安慰和鼓舞可以舒解壓力,讓聽者可以更動力面對眼前的問題,進而再突破。不過,我認為一來這兩種方法無非對錯,端看使用時機。二來,本片導演也不想討論態度選擇的好壞,而是側重「偏執」面向,不論好壞,一律呈現,讓觀眾看見「偏執」的人在追求「成功(完美)」的過程是處於什麼樣的人生而已。

 

 

此外,本片雖然以「偏執」的角度來詮釋對實現理想的態度,但是真的體現了「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的不變道理。以安德魯為例,前述所舉的例子,皆在為這句古今中外不變的金科玉律做佐證,但更重要的是,「台下十年功」還代表付出的代價和犧牲。因為反言之,若一個人熱愛某件事物,想將它成自已價值的實現,卻不能忍受過程帶來的痛苦,甚至甘之如飴,又怎麼能宣稱自已是「熱愛者」呢? 試想,喜歡設計的人,若只看到成品出來的光鮮亮麗,而投入了這領域,但卻無法忍受練圖練到手發炎、創意枯竭和被老師退件的過程而中途放棄,這真的是熱愛設計嗎? 同理,本片故事案例雖太誇張,但真正熱愛某事物時,至少在態度上不是應該是這樣嗎?

 

 而這種對於成功不顧一切的執著,使師生關係惡化的兩人,在最後實際以互相報復為主要目的的音樂會,竟讓兩人達到了意義共享。放話要挖出安得魯眼睛的佛萊契終於如願以償,調教出心中完美標準的鼓手,而反擊老師惡整的安德魯,終於昇華到後世難追的境界,電影也結束在原本水火不容卻又陰錯陽差成為實現彼此夢想的詭異畫面。導演說這結局是個悲劇,是的,我可以體會,因為安德魯失去純真,成為另一個佛萊契,雖然獲得了成功,日後難免複製這黑暗的傳承。不過,我認為這是微觀角度的看法,若以鉅觀來看,若他真的可以成為偉大的鼓手,對於爵士樂的發展絕對有貢獻,至於黑暗風格的傳承未必影響全人類,畢竟時空和個性的不同,後進學習者不可能對他的風格,不論好壞照單全收。

 

 總之,本片的剪輯犀利又精準,節奏一再加快,衝突一再升級,對於音樂的處理也夠水準,從頭到尾毫無冷場, 可以讓完全不懂爵士樂的我,看得熱血澎湃丶血脈噴張, 體會製作團隊對於細節的專業重視。 相對於嚴師出高徒、如何自我突破極限這類主題,本片更集中於追求極致,也讓我和主角們一同經歷瘋狂、脆弱和孤注一擲的生命過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癮世界痴迷成性,異想天空自由飛翔

天空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