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2517_1453138458257662_28156288700463366_o  

 

「盜貼人生」可說是部非常詭異、富有黑色幽默又帶點藝術成份的電影,本片描述個人存在危機的主題,主角Simon James時時體會人際與社會地位的挫敗,想追女同事開不了口,想表現自己才幹卻找不到方法, 在餐廳都也被服務員欺負,同事的失職也導致資料庫裡找不到他的名字。

 

最誇張的是,Simon James的存在感低到在連工作了七年的公司中,幾乎沒人認得他。更誇張的是,有天有位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新人叫James Simon來到公司報到,明明兩人長像相同,且名字只是相反而已,但男主角的低存在感讓大家忘了他的臉,反而將長得一樣的James Simon的臉當成第一次見面。故此,Simon James不但是nobody,更說是extremely unnoticeable !

  

笛卡兒曾說: 「我思故我在」,但以現在社會來看,應該是「我實現我故在」才是。因為人在社會生活,最重要的是追求理想、實現自我,才會有存在的價值。然而, 像Simon這種不受肯定且從公司到外面皆無忽視他(生理和心理上)的情形,其實和隱形沒什麼兩樣。

 

而James Simon的出現就是簡直催化Simon James存在危機的引爆點,他傲慢,不拘小節,風趣,個性。 他有著一切讓Simon渴望的但又害怕具備的性格。 所以當Simon和James相遇的時候,從開始的害怕接近,再到見識到James的迷人而感到欣賞與接受。 這都表明著Simon對於be unique的追求和渴望。

 

最慘的是,這位新人作風大膽充滿自信擅於交友,很懂得利用別人來達到自己目的,且一步步取代、掠奪了Simon的一切:心儀的對象被搶了還要為別人買單,工作上的努力被認為是James的成果,沒撿到便宜卻被James用自己和上校的女兒拍的裸照威脅,最後還丟了工作。 他終於被逼得忍無可忍,他去抗爭,可是一切都為時已晚。 因為他是一個沒有存在感的人,沒有人會記得他,更別說相信他的話。 所有人都以為他瘋了,此時的他才會在最後大叫著“He stole my face!”。

 

看到這裡,我才恍然大悟James 是Simon分裂的人格。的確,本片的燈光和音樂,定下了這個電影裡的世界觀--- 單調,重複,陰森,壓抑。 這些都是把人逼瘋的元素,也給本片中主角的人格分裂有了一個很好的環境鋪墊。而且Simon在母親的葬禮中意識到了James和他是同一人,打傷對方自已也會受傷,最後自殺時,James也受了同樣的重傷。

 

所以,回到主題「存在感危機」,這是來自於外部環境和先天性格交互的影響。七年不變的辦公室,黑暗陰森的走廊、從男主角通勤的電車、配上透明隔板的辦公室隔間和看起單調無趣的工作、封閉到像監獄牢房的家,再搭配昏黃破舊的燈光,整個散發出了無生氣、壓抑和焦躁的的氛圍。都讓他體會到自己不再是「人」而是「幽靈」。在這種情況下,人就會更加渴望去改變,渴望受到關注,另一個極端的人格就會滋生。

 

James的出現其實剌激著Simon,雖然帶給Simon痛苦,但讓他更加意識到自己人生的匱乏、思考自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否則二三十年後,他自已豈不是也會成為年邁的員工之一,機械的上班下班回家睡覺上班下班,直到老死。

 

因此,這個危機實際是個轉機,最後他選擇了置諸死地而後生的方式,將James的人格殺死。 此時,Simon和James成了同一個人,兩個人格在Simon的肉身得到了並存,並恢復了Simon的身份。 在救護車裡,他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Hanna的微笑,上校的對他的讚賞。 這是導演給Simon最好的禮物。

 

若以此觀之,人總在不斷的和自己內心作鬥爭,和不同想法(人格)作鬥爭,這可以看成是不同人格在心靈的場域中角力,但導演並不想刻畫非黑即白的文本公式,反而藉著調和不同想法來創造出平衡的自我,最後面對不同的情境能做出最佳的對應。更重要的是,藉由這種和自已交戰做出改變,成為自已人生話語權的主體,而成為了「我改變故我在」。

 

總之,這是一部非常難以言喻的片子(雖然我扯了那麼多),所有的病態心理方面的因素全被導演具象化了,燈光,調色和場景的詭譎復古非常令人感到封閉感,編導甚至還用了許多日文歌曲當插曲,非常另類,評論極有可能兩極化。不過,本片的敘事雖略顯誇張,但若用來對照現今職場的人際角力和工作競爭,可以說非常貼切!

 

創作者介紹

電癮世界痴迷成性,異想天空自由飛翔

天空飛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